搜索

漫漫旅途 与茶相伴

独爱湖南黑茶173周前0条评论

每逢旅行或是出差的时候,已经习惯了随身放些茶叶。不论是普洱花碧磥春,或是毛尖红茶铁观音,暖暖地一杯水在手,心似乎就能放得平和,有了依靠一样。一个人,一杯茶,一条路,远方也会变得茶香满路。

跟茶结缘是因为一位朋友,那是走了很远的路,在一个疲惫的夜里,我和她安坐,她泡一壶茶给我,玻璃茶具,绿莹莹的水,通透轻盈,香气四溢,喝一口,便想到了口角噙香这四个字。顿时忘记了旅途之苦,在这轻啜浅尝之间,我像是坐在春意盎然的草原之上。那个夜晚,总是不能忘。那水,从此竟成至爱。

旅途中总能喝到不同味道的茶,也颇令人惊喜。有位朋友曾经讲过,他和朋友进藏,在原始森林边步行迷了路。结果又遇上下雨,又冷又累,夜色弥漫的道路似乎没有止尽,除了溪流的声音,只有雨声喘息声。终于看到木板房里昏暗的灯光,像飞蛾扑火一般,直扑进去。一位藏族的小姑娘给他们倒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酥酒茶,那砖茶与酥油的香味,似乎能抵消疲劳、饥饿与寒冷,给人以温暖与满足。那一次,他守着炉子喝了好几碗。那味道直到现在也不能忘怀。

酥油茶是遥远而神秘的,那滋味令人憧憬,却不是谁都能习惯。后来游览黄山,初觅黄山毛峰的倩影。大巴进山以后,窗两边随处可见茶田,简直是漫山遍野。正是清明时节,有茶农已在茶田里采摘。想那茶树沐风栉雨,吸收着山上的灵气,一定香味独具。说到品尝,是在下了黄山以后的茶叶店里。在松木的茶桌上,老板给我们泡了几杯雀舌。那茶水真似江南的山水,高低起伏,氤氲开来。汤色清碧微黄,茶尖根根竖起,闻来香气如兰,入口滋味醇甘。好像青山绿水入了五脏六腑,身心通泰,妙不可言。一身疲累,顿时消弥于无形。

很久以前,在张家界的一户农家里喝过茅岩莓茶,据说那茶产于武陵源的原始森林之中,千百年来,土家族人常年饮用这种茶,用来强身健体,延年益寿。那时还不太懂茶,初喝第一口,只是感到苦,再喝,还是苦,以为是苦丁的类型,然而细一回味,却感丝丝甘甜在胸腹之间萦绕。离开以后,才发现这种土家神茶真有消炎止咳的功效,深悔没有带上一些。

想来,漫漫旅途,有一杯热茶在手,旅途便有了滋味,管它风来雨急,我有香茗为伴。旅途上品了茶,往往还要恋恋不舍地带回家。只是回来冲泡后,总觉得少了点味道。有甚差别却说不上来,极是微妙。以为是人见异思迁的缘故,后来琢磨,不然,重要的不是茶,实是水,本地的水冲泡本地的茶,才有独具特色的味儿,就像是乡音难改,故土难离。遂更爱那旅途之上偶遇的茶,擦肩而过的味觉,像一场偶然的痴情绝恋廊桥遗梦,从此,再难寻觅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82808.cn/cha/1104.html

上一篇:日本茶道之煎茶篇

下一篇:茶水人生味